妄阳!

     “UDI,东海林夕子。”

一个诡异的预告。。。

[华武华][短篇]立冬。

  • 没搞清楚到底吃华武还是武华,困扰


今年的冬至是一个雨天。


武当温着碗羊肉汤,步履缓缓的拨开华山房间的布帘,一只手端平着,汤汁圈圈漾开,晕曛地晃动一房间的烛火。雨没有停的意思,窗纸间吐来了烟云般的雨脚,扫过桌台静几,如女子梳洗时煮上了雾气。羊肉汤里的香菜叶子被他一一挑出来了,他记得华山有一次在金陵的酒馆曾嚷着嗓子提过,他与香菜是有不共戴天之仇,那天小二无意上了一碟香菜馅饼,气得华山直接撩袖子,双臂环胸把那脚往桌案上一搁,足足的一副要砸摊的痞子模样。


华山知道武当就站在床帘后面,但他懒得去唤他,侧耳宁肯去听闲雨。毕竟把气力化成实体,一层层推出喉腔是一件很费心思的活。何况...

[双武][短篇]延内真咒。

  • 不知道算不算武当内销,应该只是兄弟向了解一下


天地同生,扫秽除愆。炼化九道,还形太真。


小武当跟着师兄,兜兜转转撇过一个又一个山弯,师兄过高,所以小武当只能微微踮着脚,才能够得住师兄藏在袖口里的指尖。山畔的茶农戴着斗笠忙作着,背托着云影天光,偶尔抬起头有幸瞧见,便一拱手,道长好。小武当赶紧去看师兄,这时候师兄总抹开一抹笑容,颔首示意,再一拂袖子踏上趟急匆匆的踏云扬尘。


  师兄,我们下山干什么。


去华山喝酒,去云梦看花?小武当这个问题闷在心底很久了,言语在心头绕来绕去就像尾鱼,每块鳞片滑溜着偏旁部首,晃动着一圈圈涟漪。在山上时候,师兄唤他去...

是哪位天秀在此地放桶。

[短篇][信邦]日晚催归骑

信邦][短篇] 日晚催归骑

+梗源自weibo@一禅小和尚

+自我考试用

  

  少年赴死前一天,烛火幽幽间看见了有仙人乘白鹤而来,负手而立,问他这一生,可曾有悔?少年没说话,只是歪过头瞥看仙人身后挂的暗锈盔甲,盔甲被烛火映得有许虚幻,半明半昏的点点斑驳上是他与乞丐的种种过往,荒腔走板般在他脑海里翻阅,他终合上了眼。

    

  少年记得他第一次见到乞丐,是一个冬至。暮色四合,雪花落得纷纷,被灯火挑亮着尾羽。他提着壶温酒打城门下过,却被乞丐唤住,向他讨一口酒喝。少年家破...

木昆昆:

大派送一次~后面是不想画的草稿……对不起我就是这么没耐心的人(。

还有唐离的名字改成了唐璃!

桂馥先生的《放杨枝》里,给老白的那句“身心安处是我家,那管寄居洛阳,秋灯夜写闲逸句,春雪早顷杯篆新意。 ”    没有听过粤曲,可是真的好想听啊。


放杨枝 粤曲序 

本曲是根据唐代诗人白居易与歌伎樊素的故事改编而成,在白诗人诗集中可以找到 ‘不能忘情吟’ 及序,’杨柳枝词’ ,’卖骆马’ ,’别杨枝’, ‘春尽日宴罢感事独吟’ ,’答梦得’ 及’咏怀诗’ 等,都有正面或侧面描写七十岁的白乐天不想自己身故之后,樊素空闺独守,重演关盼盼在...

© 妄阳! | Powered by LOFTER